返回列表

别自恋了广告人,庄淑芬是谢幕不是新生

发布:南京广告公司 | 时间:2016-10-06 14:01:40 | 热度:95
    最近一段时间,广告界最引人瞩目的时间恐怕非庄淑芬应邀担任台北市副市长这条新闻莫属。因为笔者也是广告人出身,所以身边有不少广告界的朋友,但是无论是从朋友圈还是从茶余饭后的谈资上来看似乎都能看到广告人因为庄淑芬应邀担任副市长而感到的某种骄傲或荣耀,在这个嘈杂的时代,这件事似乎又非常有力的印证了罗斯福所说的,不做总统就做广告人这种判断。
     正是因为罗斯福这句话,几乎每个广告人都有一种天生的骄傲,只要踏入广告行业似乎就意味着创造价值,笔者也有这种感觉,在我狭隘的观念里一直认为只有商业这个行当才是这个社会上真正创造价值的行当。这话应景了茅于轼先生所说的,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中国唯一的变化是多了商人这个群体,所以社会的真正价值就是商人这帮群体创造的。没错,广告人是奋战在商业领域最前线的一个行当,冲锋陷阵,扛旗呐喊,在短短的三十多年时间里,中国广告人创造出来无数个荣耀的品牌,这些品牌至今已经丰富的谁都没有办法数清楚了。
     如此这般,我们广告人有一种天生的骄傲再正常不过,正如广告拜物教主庄淑芬所说的一样,几乎每个广告人都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让广告比电视节目更好看,我们可以让观众爱上广告而不是喜欢看电视节目。我想,也只有有这样理想的人才配得上坐上奥美中华区第一交椅的宝座。而现在,庄淑芬要去做台北副市长了,这对于广告人来说是何种的荣耀,加上以前老听说广告人几米当了漫画家,广告人郑智化做了创作歌手,广告人黄霑做了词人,广告人徐德亮转行说相声,广告人刘胜义转投腾讯做了副总裁,广告人赫畅创立了黄太吉……如果你要继续的扒拉扒拉你会发现更多的广告人都是你的骄傲。可是,广告人你为什么会感觉到骄傲?
     因为我们都是广告人所以我骄傲。这个理没有错,但是广告人当了歌手,广告人当了漫画家,广告人说相声,广告人当了副总裁,广告人做了市长,这跟身为广告人的你有什么关系?稍具前瞻思维的人都能发现,如今的广告行当已经不再像90年代2000年伊始时候的广告行当一样了,叶茂中甚至说中国的广告人只是经历了“胆”和“识”的阶段,而目前发展到依靠创造力想象力的阶段,广告这个行当已经被互联网颠覆了,已经被广告人自己给玩坏了,说不客气点中国的广告人从来没有经历过依靠创造力想象力生存的阶段。没错,中国的广告人经历了畸形成长之后开始突然步入突如其来的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改变了广告公司赖以生存的大媒体环境,改变了高度集中的户外、杂志、报纸、广播、电视等媒体结构,依靠大规模的媒体资源购买来进行大规模的信息传递的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自然也就无法满足着他们把大规模的资本进行粗放的分配并收取高额佣金这种运作方式的存在。互联网恰恰相反。如果说传统媒体是将人的话语权集结起来的媒体,那么互联网便是对话语权重新分配的一种新的社会存在形态。传统广告公司以大规模的攫取注意力为生存的基准点,从来不依靠单一制胜的裂变传播为出发点,但是互联网将注意力彻底分散,要想实现传统的大规模信息传递难度高度增加。不仅如此,互联网主动选择的特性,以及用户可以参与的特性,很大程度上消弱了传统媒体高高在上的姿态,也消弱了传统广告公司以夸大、灌输等不符合人性的信息传播影响力。互联网更加倾向于一对一的互动传播,对于暴力的灌输具有天然的抵抗性,无论是广告公司的人员构成,还是广告公司的运作模式,抑或是广告公司在资本盈利的要求上,都不符合互联网的要求。
     除了以上这些,传统广告公司正经历着清朝末年般的痛苦的最大原因是互联网带来对沟通方式的改变。传统广告一直强调创意是广告的灵魂,而传统广告中一直强调的创意便是以挑战人的认知为出发点,这种形式的创意是为了在浩瀚的传统广告中更加凸显信息的显著度,而对于广告的情感沟通等方面考虑甚少,因为传统媒体的强制接受性使得用户不得不去接受,即便情感沟通不到位用户依然能接收到广告信息。但是互联网改变了信息的接受方式,由原来的被动接受变成了主动寻找。互联网从来都不是为了传统广告而生,以创意为灵魂为的传统广告照搬到互联网上并不好用。互联网有自我的表达方式,这种表达方式更加注重情感的沟通,当情感沟通到位的时候用户会主动的选择,而不是被迫接受。但是传统的广告公司并没有找到互联网的网感,甚至迟迟找不到互联网独有的表达形式,如果你深入观察你会发现传统广告的信息表达越来越朝着四不像的方向发展,既不是互联网独有信息表达方式,也不是传统媒体的信息表达方式,是一种想放开又不敢放开,想传统又不甘心的一种表达,让人哭笑不得。
     这就是广告人的劣根性,想放开又放不开,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广告人脚上戴着脚镣。没错,广告人一直以自己广告人的身份而感觉到骄傲,并且到处宣扬?广告人为何要到处宣扬,因为骨子里天生的自卑,郑智化成了歌手,赫畅创立了黄太吉,几米成了漫画家,这些说到底跟广告人有半毛钱关系没有?真真切切没有关系啊,广告人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就好像广告明白只要高大上,只要敢吹只要敢树立标杆只要能够建立第一的标准,加上不断的重复最终一定能成就一个品牌一样,可是这个时代已经变了。土豪如恒大冰泉一样,同样会让张默闻这样的老牌广告人束手无策,不是有钱就可以任性,在互联网这个时代,任性的标准已经不一样了。
     网络环境变了,广告越来越糟嫌弃了,如果你去那些大V的微博下溜达一圈你会发现,那些粉丝是如何骂那些广告狗的。广告人一天到晚累死累活累的跟狗一样,还要舔着脸活在别人的阴影下,中国广告人从骨子里自卑啊,所以扒拉到一个要当副市长的广告人,顿时觉得荣光满面,好像自己的亲爹要当市长了一样。可是你没有发现,广告人就是广告人,广告人的职业就是为品牌增光添色,就是为销售负责,如果广告人你不懂得以广告的本质任务为荣,反而却精神萎靡地找个依赖,那只能说广告这个行当已经在这个时代彻底颓废了。
     广告人心虚啊。或许你已经看过不止一篇唱衰传统广告公司的文章了。还有更多的人说,广告要朝着公关的方向发展,广告也成为用户直接可用的产品,这些当然都没有错。事实上,这就是庄淑芬所说的希望人们更加喜欢看广告甚至胜于看电视节目,我要唱一句反调,无论是传统广告时代还是如今倍受互联网冲击的用户思维产品思维时代,实现这种期望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广告就是广告,只要具有目的性即便做的再好也很难实现。这就是广告人劣根性的根本原因,从来都是有求于人,但是又希望别人对你亦步亦趋。这怎么可能呢?
     而今天,广告人或许真的应该醒一醒了,没错,广告人依然是这个社会中最能创造价值并冲锋陷阵的旗手,但是时代变了,广告人找不到互联网的方向,找不准互联网的调性,那么广告人你只能是以当了市长为荣的那个广告人。
     好了,庄淑芬婉拒了台北市副市长的邀请,如果你还能在这其中找到自我的荣耀,或许你会说,看到没有,这就是广告人的荣耀,拿个台北市长也是换不掉的。
    

  如果您需要专业广告服务,请与我们联系。期待与您沟通!



 
QQ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QQ
咨询服务热线
138-6211-9210
诚挚期待与您沟通